《变形金刚2》幕后制作大揭秘


从制片人做到导演,再从导演做到制片人。Michael Bay再次指导拍摄的《变形金刚》第二部无疑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除了要拥有丰富的创造欲和需要管理财政外,Bay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他是Digital Domain (DD)数字特效公司的合伙人,负责整部片子中三分之一的工作。

DD需要制作5个主要的种类。伪装者Alice,厨房中的机器人,Wheelie,Soundwave和 Reed Man,总共130个镜头。“其中90%都是非常难处理的。” 特效总监Matthew Butler说道。Bay认为他在第一部中已经展示了所有变形金刚比较好的效果,所以在第二部中他想为观众带来一些特别的东西。因此就诞生了伪装者 Alice和Reed Man。他们是为第二部所精心设计的角色。

Alice

Sam(Shia LaBeouf扮演)来到了大学校园,看到了许多新的面孔并和他们结为朋友。霸天虎试图从Sam那得到更多的信息。所以派来了Alice(一个真正的霸天 虎)进入学校,让她接近Sam。但是,为了忠诚于Mikaela,Sam多次拒绝了Alice的引诱。

 Alice(Isabel Lucas扮演)被Gentle Giant工作室整体扫描后,便在Maya中进行裙子的布料模拟。这样在特定的70帧当中数字模型就可以与女演员的动作进行匹配和变化。摄影版中完成了所有材质和灯管设置的信息。

CG总监Paul George Palop解释道“我们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当我们画完遮罩,把女演员的脸抠下来后,不附带任何额外的灯光和材质信息,只有这张脸在那个图像里带出来的 光。为了解决这一点,他们就把素材中的灯光投射到脸的模型上,然后再把模型渲染成那张脸。但是这种方法只适用于前几帧。一旦模型旋转了,就不会产生效果。 因为模型上的光不是动态的。然后他们就通过HDR图像创建了整个房间,从而得到灯光信息。

接下来将要计算出变形的整个过程,变形中的大部分碎片之间都是没有直接关联性的独立碎片。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将皮肤切 割成可以显示出内部机器人的细小碎片。一旦几何体作为几何缓存进行导出时,它将会被带入Houdini中。模型的网状结构会生成出很多的位置点,碎片的预 置模型结构就被标记出来。

但是将小碎片覆盖在身体上只是第一步而已。现在他们需要进行具有变形金刚特有风格的动画操作。DD需要将 它的身体分为多个方面,这是“程序减弱法”Butler说道。“这需要整体跟踪这个女孩衣服、皮肤的动态变化并转换成CG效果,使用Houdini让她从 机械的外壳中完整的显示出底层的骨骼,最后切换至Maya中进行关键帧的制作。表面的动画效果是由很多复杂的规则变换完成的。每一个碎片都要单独从原有的 光线环境中开始变化,然后经过灯光处理,并最终组合在一起。”

然而,因为机器人的内部构造与女演员的数字扫描身形并不相匹配。因此也需要在机器人的内部进行变形的处理。 变形的编排和决定碎片的尺寸是一个漫长的工作。“我们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是环环相扣。” Palop说道,“所有的变化都会对最后的结果有视觉上的影响。所以我们不得不反复操作,以便得到更好的结果。这件事情让我们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但是我 们对最后的结果十分满意。”

REED MAN

Alice不是唯一一个使用皮肤进行掩饰的机器人。REED MAN是由一个名叫Ravage的美洲豹形象的机器人角色进行改变的。它可以将类似昆虫的小机器人不断吐入通风设备系统中。这些类似昆虫的机器人是 REED MAN身体中的一部分,他的形状类似螳螂,并带有刀片一样薄的触角,它们可以垂直排列在观众面前也可以在瞬间完全消失在大家的视野当中。

这场戏中包含了12个镜头,其中包括一个Palop指导的变形镜头。“这在整部电影当中拍摄起来最为困难。 因为这是个崭新的机器人,所以我们需要向观众展示及让他们明白这个机器人是如何行动和变形的。我们需要找到最好的相机位置和焦点来引导观众的眼球,这是一 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与此同时,我们还需要利用几个月的时间找寻正确的位置以让场景更为顺畅及合理。”

Bay想要使用简单的变形就可以让REED MAN在镜头中消失,所以将朝向镜头一面的刀片缩减成了极小的断面,这样就可以产生一个隐形的宽度,让它在周围消失。在来到DD之前,REED MAN的变形动作没有经过彻底的开发,所以我们需要对他进行整体的改造。首先要做的就是改变腿部的比例。Taylor笑着说“我们不得不对腿的比例和绑定 的部分进行改变。以达到可以让他直立行走或是四肢奔跑的效果。”

“这只是众多想法中的一个,当你听到它时会认为这是一个很酷的点子” Taylor说道。“在概念上,我们已经知道这件事情要如何去做,但是我们到底要如何将它圆满完成,如何让他进行移动,如何让他消失不见却没有太大的把 握?我们只知道要让刀片在摄像机前并排排列。” 他们将刀锋以及变化节点时的各种位置按照垂直的要求编排进脚本中,然后实现变形之后的消失效果。想将REED MAN做的更好虽然还需要一些技巧,但是这相对于其他问题而言已经不算是个难题了。

类似于滚珠的机器人被称为“microcons”,他们弹开后可以释放出内部类似于昆虫的机器人,我们需要根据真实 的滚珠镜头进行拍摄。他们只有三分之一英寸,而且有成千上万个。为了进入军事基地,滚珠需要涌入到管道当中,但是他们的行动需要有秩序的进行。所以我们就 需要使用Houdini和群体仿真,并利用动画提供一些变形循环,行走循环,攀爬循环,从滚珠到机器人形式的转变。然后让这些反馈到群体系统当中,确认动 作。


第二个挑战就是当单个的昆虫机器人组成为一个整体的时候。几何序列的运算为这些小零件的运动提供了参考,这时他们就 不能全部显示在相机中了。Palop计算了一下,我们需要300,000个机器人跟随动画路径达到最终的位置,他们每个仅仅是刀片的厚度。但最后组建的结 果就是REED MAN,一个五英尺高度的螳螂。


Taylor解释道,“组合是由粒子、实例和动画循环运行和创建的结合,就是粒子创建。我们要在目标几何体上运行粒 子系统,然后获得数以万计的粒子用于移植到REED MAN的目标几何体上。小组件的处理上,我们可以综合进他们之前设计出来的各种行进状态的变形循环。这个计划变成了我们FX部门的一部分,最终将动画和 FX部门结合在一起。”

喜剧穿插

变形金刚的几场进攻大战非常有趣,能够让观众笑声不断。例如Wheelie和八个机器人在厨房的战斗。但 是,制造笑料其实是很难完成的,Taylor解释道。“你需要收集很多富有创造性的东西来使这个镜头变得更为有趣,而不是庄严或宏大。这就使得这个工程变 得更为艰巨。如果只是将笑料围绕在机器人喷射火焰或是冒气上,将会变得很愚蠢。所以你需要寻找一些可以增加笑料的东西。当在电影中有小角色时相比于故事中 的18个机器人其难点就是要在视觉效果上将他们衬托的活灵活现和生动有趣。如果你有一个像摩天大楼一样的变形金刚,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壮观的场景了,所以这 时你需要做的是如何在较小的角色上添加细节。”

Wheelie是一个遥控卡车玩具,他有很多与人对话和互动的场景。这是一个傲慢、无理的小家伙。在电影中他还有在投靠霸天虎和汽车人之间徘徊不定的戏份。所以“为了给他创建出搞笑的动画,我们下了不少功夫。因为他是喜剧元素当中的重要部分。”

我们反复做了很多实验来开发这个角色。首先Bay试探性的使用了精神分裂和高度紧张的角色和一些声音的动画 测试。但是得到的结果却不是Bay想要的。于是他想将Wheelie打造成为可爱的角色,让他接近Mikaela并和她说“我需要你!”经过这个角色的测 试,Bay被这个结果所震撼住,这正是他想要的东西。所以Wheelie这个角色,一个聪明并有趣的小家伙诞生了。“他是一个有点色和粗鲁的小东西”尽管 考虑到用一个演员来帮助定义这个部分,但是Bay还是希望可以通过动画测试来发掘他的微妙之处。“Wheelie的测试结果真的非常成功,Mikael告 诉我们Wheelie是整部电影中最棒的角色,他在影片中真的是集智慧与幽默于一身。”

对于导演和DD的全体员工而言,整部电影中需要测试的东西有很多。Buler说,“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要完成的东西。 即使是在角色距离完成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时,或是完成后并没有得到导演的认同。但将角色及早的展示出来对艺术家还是有利的,这样他们可以意识到时间、预算是 否分配的合理与明智。”

“他总是能够控制好所有的一切。即使在一些艰巨任务的面前也是如此。你总是在想究竟导演是将预算的事情抛在脑后专注于创作还是为了节约成本而将一些创意删掉。但是,事实证明,他将这些事情都处理的非常好。”

 

(转载自火星时代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1. 阿星 0

    路人路过